热门搜索:

自由广场》卫福部把责任转嫁医疗机构

时间:2019-05-12 13:25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46

◎ 钱建文

医疗疏失的根源大多在制度系统而非个人,是处理医疗不良事件的重要理论基础。这些根本问题包括医疗制度的设计不当,医师没有纳入劳基法所导致的超时过劳执业,以及健保给付护理费用过低,造成过低的护病比。

另一个重要理论根据,在于临床医疗上的高度个人差异性与不确定性,造成许多可预期却无法避免的医疗副作用。因此北欧、纽西兰、法国与美国部分地区,就实施了不责难补偿制度:透过互助的精神,由全国人民缴纳的保险金,或由国家支出,来给予个人遭遇医疗风险时的救济措施。

北欧国家在社会民主政体之下,国民经济均等,福利制度良好,社会凝聚力高,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举世闻名。人民崇尚平等主义与团体主义,充满了包容、满足、善良、诚实与合群的美德。因此在实施多年的不责难补偿制度之后,成功地大幅减少医疗诉讼的案件,省下的诉讼社会成本远高于补偿制度所支付的金额。

遗憾的是当初台湾推动者所嚮往的北欧乌托邦制度,经过各界讨论之后,就变成了充满责难精神的台湾版本。在奉行新自由主义的政府架构下,「异类」的台湾健保福利制度,被消费者团体视为消费产品,要求在没有办法证明有过失的补偿事件中,医师还必须负担百分之一百的补偿费用。参与讨论的医师公会,竟然也发出了公文建议医界分担上限以卅%为限。我们把一个互助合作精神的立法,搞到充满了责难与不信任的拼装车制度。

若这个法案通过以后,可以预期医疗纠纷不会减少,事故真相难以釐清;更重要的是,卫福部把自己的责任转嫁给医疗机构之后,会继续拖延真正能够解决医疗根本问题(健保制度)的改革。

要实施符合公平正义的不责难补偿制度之前,我们必须先有公平的赋税制度以凝聚人民,共同来创造出经济平等与互助合作的社会。否则,目前拼装车式的政院版本,反而是让重症科别立即一枪毙命的催命符。

(作者为台湾医疗劳动正义与病人安全促进联盟常务理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