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自由广场》从夏威夷的转型正义谈起

时间:2019-05-10 13:24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65

◎ 苏崇哲

面对二二八,不是去选择要遗忘还是要记忆,而是要如何记忆,并透过记忆带来和解。夏威夷的经历可以作为借镜。

一七七八年库克船长登陆以前,夏威夷原住民人口数约为三十万。一八五○年以前,最高达八十万人,并成立独立而繁荣的「夏威夷王国」,甚至从日本、菲律宾、中国广东各地僱工前来建设或农耕。但到了一八九五年左右,夏威夷原住民人口骤减至五到八万人。美国在一八九八年推翻了夏威夷王室统治,在经济或政治上实质地併吞了夏威夷。夏威夷人在自己的岛屿上反而沦落为社会经济上的最底层。

然而,经过夏威夷人近百年的努力与推动,包括有人主张应该完全独立;有人认为应该比照印地安人在其他四十九州的做法,成立「国中之国」;有人认为应该在社会、经济、观光事务与利益分配上获得主体性的决定权;有人认为美国政府应该优先将土地返还给原住民…,到了了一九五九年,美国国会通过「加入法案」,承认美国政府与夏威夷州政府之间,特别是原住民土地的权利上,存在着「信託关係」,接受夏威夷成为美国的一州。

一九七八年,夏威夷修正州宪法,成立夏威夷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Hawaii Affair,OHA),将公共信託土地的经营或获利的二十%,确保为原住民之利益而使用,或分配给夏威夷原住民。

一九九三年,美国国会通过道歉决议文,并由当时柯林顿总统签署生效。在道歉文中,国会明确承认美国与夏威夷原住民之间属于特殊的政治关係,承认夏威夷原住民的独立民族地位,承认美国政府係以非法方式强佔夏威夷土地,夏威夷原住民与王室从未正式抛弃固有主权。

由于这个道歉文经美国国会通过、总统签署而具有法律效力,因此提供了夏威夷原住民族议会的法定地位,以及OHA土地与经济利益分配的行政上正当性,与法律上针对百年以前遭政府佔有而今成立公共信託关係的土地利益回复请求权。

这个「对夏威夷原住民族道歉」法案,对于台湾的新国会,特别是在今后立法处理国民党党产、未能出面主张补偿的被害家属进行权利回复,确认元凶并公布责任归属,并确立高中课纲的史观指导原则上,或许具有启发作用。

(作者为夏威夷大学法律博士候选人,律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