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社论》大法官跨出一大步之后

时间:2019-05-08 14:53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66

同性可结婚吗?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做出第七四八号解释,宣告现行民法限制同性婚姻,牴触宪法平等权,因而违宪,要求两年内修法保障同性婚姻。台湾因此一宣告,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路成为「亚洲第一」。

同性婚姻问题在台湾,一如国际社会,複杂而极具争议性。对倡议者来说,这是他们在台湾长年争取的自由、平等权利,也是社会进步思想价值的落实,这次释宪国际瞩目,照亮台湾,值得大书特书。对反对者而言,这是大法官治国,践踏民意,将重创家庭伦理,导致传统婚姻制度崩解,且不利青少年教育,加深社会对立与少子化危机,「末世快来了」。

同性婚姻本质如此,十五位大法官经短短两个月审查,就做出裁定,未必使此一问题划下句点,却可能引发更多争议。

同性婚姻在国际社会的争议性,以数字来说明就清楚。在联合国一百九十三个会员国,承认同性婚姻的仅二十一国。以思想最进步的欧洲联盟为例,二十八个会员国只十二国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国仅接受同性伴侣登记,尚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在美国,加州一九九九年最早接受同性伴侣关係,但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要到二○一五年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后才一体实施。同样地,英国从认同伴侣关係到同性婚姻合法化,经历约十年时间,而构成联合王国之一的北爱尔兰至今并未实施同性婚姻。正因如此,联合国于二○一一年通过承认同性权利决议案,并对歧视或侵犯同性恋者定期提出报告,但同性婚姻并非列入人权宣言及公民政治「两公约」的普世保障人权。

在台湾,社会通常把同性伴侣视为当事两人之间的事,一般人多採默许包容态度,工作、教育及军队禁止歧视同性恋者,也准许做变性手术,还有超过十个县市接受同性伴侣于户籍系统注记。就此而言,大法官多数意见认定,性倾向属于难以改变的个人特徵,并非疾病,不应遭社会孤立隔绝,不受差别待遇,其实与台湾公众对同性伴侣的宽容态度大体一致。

不过,大法官未参酌英美等国先例,从容许同性伴侣做起,而大步前进,採一步到位,限期两年实施同性婚姻,正是这次释宪引发最大争议之处。释宪文宣称,同性婚姻不会改变、影响既有的社会秩序、基本伦理秩序,可与异性婚姻併存,共同稳定社会。这一乐观预期,除了大法官黄虹霞不以为然,不能接受「二父或二母」与「父母双全」全无差别之说,她强调「男女有别」;一般公众从常识常理出发,也不免有着诸多质疑。

最大的质疑,在于同性伴侣不论人数或民意,都居社会少数,少数者权益在民主台湾自当受到保障,不遭差别待遇或歧视;但从释宪后限期而至的家庭成员称谓、继承、收养、扶养、教育等改变及相关修法或立法,工程浩大,冲击社会多数,甚且可能动摇千百年来树立的家庭伦理制度,岂非劳师动众?且有如大法官吴陈镮所说,反客为主,倒果为因?

另一方面,大法官对于违宪而必须修改的民法,并未明确表态,只提出包括「修正婚姻章」、「于民法亲属编另立专章」、「制定特别法」及「其他形式」等法律意见。这就使得同性婚姻争辩,除了昨天有反对者立即提出公民投票案连署之外,还将进入修正民法或立专法的下一阶段。由于同性婚姻既是法律问题,同时也兼具明显的社会、伦理、教育、经济属性,影响极为深远,竞选期间宣布支持同性婚姻,强调「在爱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蔡英文总统执政团队做好善后工作,至关紧要;这显然也是政治问题,结果将由完全执政的民进党负全部责任。

民进党完全执政一年来,人民并不满意,明显反映于民调。箇中原因,陷入进步的迷思是其一;为争取劳工权益而订立一例一休「呷紧弄破碗」,让劳方与资方都不满,就是最显着的例子。同性婚姻是进步议题,牵涉甚多,体察民意,避免再陷入进步迷思,减少负面冲击,主政者自应务实妥善处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