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自由广场》〈澄社评论〉反向涂鸦与去性别

时间:2019-05-01 15:28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60

◎ 毕恆达

近日有支持婚姻平权的团体,在凯道与立法院前地板上用「反向涂鸦」(reverse graffiti)书写「婚姻平权,拒绝专法」等字眼。而反对方,则因看到曾获奖的幼儿园教材有提到「颜色与玩具是没有性别的」等「去性别」内容,而感到「怵目惊心」。一个是涂鸦行动,一个是性别教材,背后的理念却有相通之处。

反向涂鸦的概念来自于小孩子用手指头在沾满灰尘的玻璃上写字画图,引伸成用孔版 + 高速水枪,将地板或墙壁上累积多年的尘垢清除,让孔版的图像显现。看到图像的同时,也让陈年的污垢现身。换句话说,我们都出生在已经性别化的社会里(gendered society),自然接受了许多长期累积的性别刻板印象与偏见,因此需要「去性别」(degendering)(如同我们在戒严年代接受了太多错误的教育内容,因此要去教育)。用反向涂鸦来喷写婚姻平权,就是将过去从教育与媒体习得的性别偏见洗掉,让真理得以显现。

去性别有双重意涵,一方面是去除习得的性别偏见,一方面是无关性别的活动(例如校园内学号的编派、打扫工作的分配),儘量不要依男女二分。例如,现在仍有学校的校服是男蓝女粉红,我们以为这种颜色与性别的连结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上,以前蓝色颜料特别珍贵,圣母玛丽亚的外衣因此是蓝色的,而女人认同玛丽亚,蓝色就成为女人的颜色。一九五○年代后,美国玩具商将玩具分成男女来促销,鼓励女孩要玩粉红色玩具,还要有粉红色的思考(play pink and think pink),此后女孩才与粉红色连结。而男人则是因进入工厂与军队,开始与蓝色连结。所以颜色与性别的连结,是受到社会变迁与商业行销的左右,并非天生的必然。颜色的去性别,正可以让我们拥抱自己喜欢的颜色,不受性别的侷限。

去性别是要让每个人不必因为出生为女人(或男人)就必须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即使你喜欢,即使你有能力)。每个人的人生选项因而扩大了,何来怵目惊心?现在女人可以当总统、将军,男人可以当护士、保母,所有的工作都是受到尊重的,又何来性别错乱之有?

(作者为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教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