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自由广场》(北社论坛)阅读蔡前辈「逆风行走」的人生

时间:2019-04-30 15:59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81

◎ 陈仪深

蔡焜霖前辈的口述访问纪录终于要出版了,而且是由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的同事好友薛教授主访、由修过我(口述史)课程的淑如记录整稿,倍感亲切。

蔡前辈是一九三○年出生于台中清水,台中一中毕业之后短暂就业,就在一九五○年九月被捕入狱,一九六○年九月从绿岛「结训」回来。他出狱后的人生算是幸运而且精彩,诸如一九六二年与学生时代的暗恋情人顺利结婚,一九六六年创办《王子》杂誌,虽因扩充太快等因素三年后遭逢财务危机、面临破产,但后来投身广告事业则相当成功。

不过,《王子》杂誌社招集了不少政治受难者一起工作,因而受到警察机关关切;而戒严时期经营一份儿童杂誌,也要受到〈编印连环图画辅导办法〉的干扰,从这个角度看,蔡前辈经历的「两段」人生其实也是「一段」,他都为我们做了难得的见证。

蔡前辈的判决书罪名是「省工委会台北电信局支部张添丁等案」、也就是红帽子「匪谍案」,同案的十几个人他原本都不认识,其中有三位被判枪决、其余判五至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一位被判感训。判决书说他「参加非法组织」大概是指他高中二年级参加的读书会读的是左翼思想的书,而「曾为叛徒散发传单」是根本没有的事,只是被严刑逼供与承诺放人(威胁利诱)之下认的罪。

吾人为了理解戒严体制对政治犯的处置,很需要更多的受难者现身说法,本书所述蔡前辈的受难流程是:彰化宪兵队→台南宪兵队→台北(警总保安处)东本愿寺→保密局→青岛东路军法处大约三个月(一九五○年十月十四日锺浩东将遭枪决,现场难友包括蔡前辈为他唱「幌马车之歌」)→新店临时看守所→青岛东路看守所(一、二十天)→内湖新生总队(两、三个礼拜)→从基隆坐船出发到绿岛(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七日)。蔡前辈对以上的时间顺序与空间描绘至为清楚,可视为五○年代白恐的标準案例。事实上,目前绿岛新生训导处部分牢房的复原展示,很多是根据蔡前辈所描述的状况。

在民主化以后的台湾,转型正义的实践包括补偿金发放、真相探求、不义遗址复原等,已陆续完成或至少有一定成果,要感谢蔡前辈等等受难者勇于出面谈论、热心参与推动;至于威权象徵的转型或移除,以及政治档案开放的坑坑疤疤,则是未竟之路。我们后来者除了感恩,应该更加努力工作,才不辜负受难前辈们的牺牲和苦心。

(作者係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薛化元访问、游淑如记录的《逆风行走的人生―蔡焜霖的口述生命史》,已于二○一七年十二月由玉山社出版〕

    热门排行